14
5月
Off

社黄app

外屋弥散着粽子香味,关有寿摸了摸肚子,还是掀开另一口铁锅,从里拿了一个小小的馒头。

这手艺不用说,一准是他闺女的手法,就如饭前跟她娘学的包粽子,也是小小的一个,都不够塞一口。

他有心想问媳妇,粽子就这么焖在锅里,要一直焖上一晚,会不会不好?可听听里屋的动静,关有寿还是选择了相信。

以前他娘好像也是把粽子摆到了锅里填上水,压上一块石板,说是省得粽子往上飘,这样可以熟的快。

一等锅里的水开了有个两刻钟之后,这才慢慢的停火,粽子也是在锅里焖上一晚,次日一早,他就可以吃到香喷喷的粽子。

后来什么时候开始的?

粽子也不香了,吵闹声一天比一天多,一年也就大年夜好一点……

关有寿暗自叹了口气,瞟了眼外面夜色,见里屋没了声音,他站起身蹑手蹑脚地进了西屋。

“睡着啦?”

“嗯,我就不去了,留俩孩子在家,我不放心。”

闭着双眼,关平安也能听出她娘话里浓浓的担忧,收回玉珠子,她更是一动也不敢动一下。

“好,你也早点睡。”

清纯美丽mm田间写真图片

留下一句话,关有寿又匆匆地出了门。

叶秀荷见状叹了口气,出去一会儿,很快就又进来,手上则拿着几根五彩的丝线,也不知她几时筹齐的。

坐在炕沿,她先将一根根五彩线捋好放在炕上,轻手轻脚地上了炕,抽出一根根系在俩孩子的手腕和脚腕上。

这五彩线是端午节的一个习俗,系在孩子们的手脚上,也有当娘的一种精神寄托的意思,自然希望孩子们能够压邪避毒,长命百岁。

现在已经是午夜一点,也该算初五,几根五彩线经过昨晚在外面打了一晚的露水,她也不等天亮了。

关平安偷偷地睁开眼,看着灯光下虔诚的母亲,她又紧紧闭上双眼,也歇了让她娘先休息的心思。

其实不用她劝,叶秀荷看着酣然入睡的俩孩子,她也抵不住困意,靠着靠着,迷迷糊糊地连油灯都顾不上吹,滑到炕上睡着了……

“娘?”躺了一下,关平安悄声喊一声,没动静……“娘?”她又轻声喊了一声,还是没反应……

见状,她悄悄地从小兄长的小手里抽出手,下了炕先往被窝塞了入自己的小枕头,吹灭了油灯,站在地上静静地等了一会儿……

出了外屋地,关平安的速度就很快,只见她一不走正门,二不走后门,蹭蹭地爬上了那棵枣树,小脚一蹬跃到墙头下了地。

一眨眼的功夫,一道小身影已经窜出,很快过了前院马振兴的家,如同鬼影子似的一闪一闪的瞟向村口。

此时通往外界的土道上又恢复了一片肃静,倒是偶尔有类似猫头鹰和蛙叫,有风吹过树叶子摇晃着,阴森森的。

关平安不敢放慢速度,担忧她娘会突然醒来,至于她爹?她是一点都不担心,只要关小竹还没找到,事儿还得磨。

就是不知之前还一直不肯离开大道的二伯父,这会儿又是上了哪?

夜色下,被惊扰过的王家庄早已黑灯瞎火的又陷入一片沉寂,但她也心知一点,巡逻打更的一定有。

而且有生人靠近的话,狗一定会狂叫,还有再过不了二个小时,早起忙着自留地的村民会更多。

时间更是不容她耽误。

幸好之前来过一次,她大致上有个底,小心翼翼地避开住户,当然王家庄养殖场更不能靠近,那里就养了狗。

一靠近那处废院子,关平安顿时松了口气,这里偏僻,有点动静都不会惊动村里人,她更是加快速度。

站在那一个废灶台前,她先拿出一块发出幽幽橙光的石头用她娘的蓝色头巾一裹,放在一边。

这会儿别说会不会惊动人,就是有人见到这点亮光,估计也会吓尿裤子!

随即她就趴进灶膛,一双小手开始将其中一块机关的砖头扭转开来,咔嚓咔嚓的声音顿时响起,跟人啃骨头似的。

这会儿连关平安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

看着灶膛一分为二,地面露出黑黝黝的洞口,闻着那一股刺鼻的土腥霉味,关平安不由地抽了抽嘴角。

尤其是“见到”底下一道卷曲着的小身影一动不动,她更是无语——这孤魂野鬼就不懂密封的空间需要先透气?

既然找到人了,她就不急着下去,正好先让地下透透风,自己也正好开了另外一道机关。

至于对方是不是死了,要不要先救人?

开玩笑!

这一道机关同样传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但它的作用又不同,不止让地面的洞口更加加大,也让下面的一堵间隔墙一分为二向两侧退缩。

“看到”这一幕,关平安顿时脸色一变,这样的机关可就不是普通的机关术,有这么一位高人在,王家的主子真会断绝?

她蹙了蹙眉,转而摇摇头。

不跟自己的事儿,还是别去想了!

随后她果断从小葫芦内取出一块布条点燃往洞口挥了挥,又用小葫芦内的石头顶住两块机关砖头。

她怕呀,怕下去洞口会自动关闭,万一被困在里面,那她这一条小命真得要玩完了。

下了密室,关平安先去关小竹的身边,蹲下小手搭在她的脖子上,见到她双手抓着的一个木箱,不由地撇了撇嘴。

真是命大!

都是担心对方会临时醒来,但关小竹的待遇就比不上叶秀荷,她伸出小手当刀,一掌劈向对方后颈。

这才从小葫芦内取出一个破碗做的油灯,照亮整个密室。

空荡荡的密室早就没什么东西,除了关小竹还紧紧抓着的一口木箱,那堵开启的墙后还有个箱子,空无一物。

估计不是原主人败的光溜溜,就是早已转移家财。

时间紧迫,关平安顾不得多待,立即把关小竹连同那口木箱收入小葫芦内,撒腿就撤,迟了的话,她娘醒来见不着她真会担心死的。

恢复原状,这一下子,她是不担心自己会不会惊动狗呀猫的,沿着来时的路更是加速往关家老院而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