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5月
Off

美女aqq黄

张旭和其他联络官的办公室就位于警局对面,双方经常彼此串门,交流工作的同时也可以顺便吹吹牛逼。

联络官的工作令警员们非常羡慕——大部分时间都很清闲,薪资却很高,最重要的是还能经常跟美女们打交道。

警局也是僧多粥少的和尚部门,内部几个稍有姿色的女警员早被先下手为强了,而社会上很多女性又看不上他们这些小警员,嫌他们工资少加班多而且不顾家……相比之下,联络官的工作简直是截然相反。

在聊天扯淡的时候,张旭对调侃他的警员们只有一句话回应:“不服考。”

他是通过重重考试和体能测试,才考进了这个部门,又不是谁都能进的,而且不知道这个部门是不是在招人时还有一个隐藏条件,反正大部分考进来的人都是已经成家且感情稳定的男性或者女性。

正在说话间,跟张旭扯淡的一个警员被叫走了。

张旭无聊地抽烟打发时间,面对电脑屏幕,搜肠刮肚写着关于梅一白事件的报告。

过了十来分钟,刚才跟他聊天的警员急匆匆地冲进来,拉起他就往外拽,他手一哆嗦,好不容易打出来的几百字没保存成功。

“你大爷的!小郑你干啥?你家里着火了?”张旭气急败坏,一想到还要重新打一遍,挫败感令他快爆炸了。

“我家里没着火,不过你家里可能快着火了!”小郑的脸色都变了,张旭从来没见他这么惊慌过。

“啥啥啥啥?”张旭心里一咯噔,“你先别拽我,先说说是怎么回事?”

小郑咽了口唾沫,“北山上发现两具无头女尸。”

射手座女生喜欢向日葵

无头无尸?

张旭一愣,无头女尸意味着凶杀案,而且还是两具尸体,如此残忍的作案手段往往会牵出大案要案,但问题是这种程度的案件也不算特别罕见,不值得小郑这样大惊小怪吧,又不是刚毕业的新兵蛋子……

“那两具女尸……可能都是红叶学院的学生。”小郑忐忑地说出后半句。

“卧槽?你再说一遍?”

这次轮到张旭一跳三尺高,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红叶学院的学生被杀?

他脑壳嗡嗡响,如果是真的,恐怕就要出大事了,无论被杀的是哪位权贵的千金小姐还是超凡者,都会带来一系列的麻烦事。

“别愣着了!赶紧带我去!”

改由张旭拉着小郑往外跑。

“旭哥,你先别上火!女尸的身份还不确定……”

小郑试图解释,但张旭已经听不进其他东西了,两人一前一后驱车前往北山。

大冬天的,张旭却开车开得浑身燥热,不得不拉开车窗冷静一下。

虽说这么想有些不太政治正确,但万一真是红叶学院的学生被杀,他希望是平民家庭背景的学生,而且最好不要是超凡者——上次奥罗拉仅仅因为受老师问询而感觉屈辱,于是就动用家族力量悬赏知情者,闹出轩然大波,令警方和校方的工作都受到干扰。

当然,这话只能心里想想,不能讲出来,否则他肯定会丢工作。

理论上说,生命本身的价值人人平等,但理论是理论,实际就是另一回事了,毕竟操蛋的现实生活不是新闻联播——富家千金被杀的话,警方会面临空前的压力,而平民的孩子遇害,警方至少可以正常办案。

刚才听到两个红叶学院的学生被杀,他太过震惊,忽略了其他事,现在走着走着,他突然想起来,案发地点是北山?就是梅一白事件的那座山?这是巧合吗?

他心乱如麻地胡思乱想,很快抵达了北山,现在已经停着好几辆警车,围着一圈警员了,还有穿着白大褂的法医,大家围着尸体忙碌着。

就连案发现场都很接近梅一白的宅邸。

其他人都认识张旭,见他心急火燎地冲进现场,知道他想问什么,赶忙说道:“老哥别着急,遇害的不是红叶学院学生。”

“啥?”

张旭已经从人群的缝隙间看到尸体的一部分,那分明是红叶学院的校服,怎么会不是红叶学院的学生?

现场有人把他拉到一边,跟他讲述发现尸体的整个过程。

这座山上有人习惯牵着狗沿着山路晨跑,因为山道上车辆稀少,山林环境幽静,空气新鲜,是跑步的好场所。

那人今天跑步的时候,一个没留神,狗狗从他手里挣脱,拖着牵引绳蹿进了树林里,他只能离开盘山公路去追狗。

他找到狗的时候,看到狗正在扒拉一堆落叶,他以为自家喜欢吃屎的狗又发现了什么小动物拉出来的新鲜热乎的屎,正要揍它一顿,却发现落叶之下露出人的肢体,吓了个半死的他赶紧报警。

警方赶到现场,拂去落叶,看到两具无头女尸,更令他们震惊的是,两具女尸都穿着红叶学院的校服,于是立刻向上通报。

不过,在张旭赶来的路上,警方从女尸的衣服里找到一份学生证,而学生证里的名字赫然写着奥罗拉!

奥罗拉是红叶学院的名人,警方里也不少人认识她,知道她是欧洲人,更何况奥罗拉是她的名字而不是姓氏,但学生证上只写着奥罗拉,照片也不对,再一仔细检查,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份伪造的学生证,顿时哭笑不得。

另一具尸体的身上没找到学生证,可能是被风吹走了,有待进一步扩大搜查范围。

张旭听到这里,终于把悬着的心放下了,他对这件事也挺无语的,问道:“两具女尸的身份,还没查明对吧?”

“应该是,她们没带着有效证件。”对方点头,又无奈地点上根烟,狠吸一口,“我们正在数据库里检索指纹,如果没有匹配的指纹……就只能指望有人来报失踪了,否则很难知道她们的身份。不过我们有初步推测,因为她们的包里带着不少小雨伞和紧急避孕药,再加上她们穿的假校服,所以……”

他向张旭使了个“你懂的”眼神。

张旭:“……”

按照警校里的教学课程,如果受害者是技师的话,凶手往往是变态杀人犯,因为技师招之即来,很容易成为下手目标,而且技师往往早与家里断绝了联系,即使失踪了也没人报案。

既然这样,张旭认为这件事应该与红叶学院没有关系,只是一场虚惊而已,不需要向红叶学院报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