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5月
Off

富二代appios向日葵

   说起来,德姆斯特朗能将变革号出借给霍格沃兹还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毕竟对于德姆斯特朗学院来说,这艘魔法幽灵船可以说是他们学校里最为宝贵的东西之一了。

   变革号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它就像霍格沃兹的城堡一样,上面附加了很多强力而又持久的魔咒魔法。非要说的话,就像是一座可移动的海上堡垒一般。

   而事实上,变革号最令人惊叹的,或许就要数它那能够让自己在世界各地诸多水域来回转移的魔法了。不单单仅限于海水,只要能够容纳得了,湖泊河流等淡水水域也一样可以移动过去。

   然而,要搬运这么大艘船只的大型魔法,启动起来肯定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并且显然也不可能无限制地使用。

   当然,眼下最关键的就是,如此大型的魔法运转时必然会掀起巨大的魔力潮汐——寻常巫师虽然无法直接感受到魔力的存在,甚至都未必知道“魔力”的概念,可它的影响却是切实存在的。包括通过炼金术或是魔药学的一些手段,也多少能够探测到它的某些现象。

   “现在还不能转移!”

   听到斯普劳特提议,刚退回舱门这边的斯内普当即便阻止道:

   “那极有可能会惊动那个大家伙——而且要是变革号在转移的过程中受到什么干扰,后果就更是难以想象了。”

   “是的,”麦格也跟着点了下头道,“在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前,目前我们也只能暂且冷静下来静观其变了。”

   说到这里,她才又转而向斯内普询问道:

   “刚才你说,你感觉到有什么意志在观察我们?现在还有吗?”

   “嗯,它还在。”虽然明知道在这大雾中其他人看不见,斯内普还是习惯性地微微点了下头,“虽然不知道它的本体是在哪个方位——总之,有一股意志正在这雾气中弥漫徘徊,时时刻刻都笼罩着我们……我不确定它到底想要做什么。”

   自己浴室内嬉戏好开心

   “是你刚才看到的那个‘大家伙’吗?”弗立维在一旁尖声问道。

   斯内普听到他这么问,却不禁迟疑了一下,之后才摇摇头道:

   “我无法确定,不过……可能性应该不小。”

   话音稍落,四人似乎都在琢磨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不过很快,就听得麦格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头对斯普劳特道:

   “波莫娜,你能在船周围的海水里催生一些海洋植物出去探一探吗?尽可能不让敌人发现的那种。”

   “不让人发现?”

   斯普劳特仔细想了想,不多时,便点下头道:

   “那应该就是藻类了……不过,由于它们生命形态非常原始单纯,想要主动控制是不大可能的……我试试吧!”

   海洋植物也是植物,斯普劳特作为这方面的专家,自然也是有所涉猎研究的。只是由于这自古以来基本上都并非草药学研究的主流方向,她显然也不算拿手。

   而等她在口袋里一阵翻找,寻到了一个暗绿色的小小玻璃瓶,其他三人便跟她一起摸到了一侧的船舷栏杆附近。

   “这是一种叫做‘飓风藻’的浮游藻,是我以前去意大利旅游时,在地中海边的一个巫师夜市上从一位旅商手中买到的。它们平时都是纯透明的,只有在聚集繁殖了很多、并且吸收了足够的海水之后,才会在互相碰撞中变成鲜绿色,然后生成海上飓风……鱼人族通常会用它们在水底制造空气泡。”

   她一边随口解释着,一边就直接用尾指在小瓶里搅动着,似乎还挺花时间的。

   “……哦,对了,据说泡头咒就是因为这些小东西才得到了灵感发明的。”

   说罢,她终于抽出手指甩了甩,然后取出另一个小瓶来,往里头滴了一滴什么溶液。而后,就见她将装有飓风藻的小玻璃瓶直接扔下了船去。

   “其实也就是说,”斯普劳特最后道,“如果变革号周围真的存在一只体型庞大的海生魔法生物,那经过它们的自我繁殖之后,或许很快就会因为海水非常激烈的乱流而生成一场飓风,我们可以通过风和海水的颜色判断出它的存在……而且因为这种藻类非常微小,现在雾气这么大,它们很有可能连雾中都会蔓延开来。”

   刚说完,其他三人就感觉到斯普劳特分别拍了拍他们的身体,随后便将三个半脸的面罩递了过来。

   “小心别吸进了肺里。”

   “听起来怪危险的。”

   弗立维尖声尖气地嘀咕了一句,随即赶忙给自己戴上了面罩——要是一会儿吸进去太多,说不定跑两步肺就给炸了呢?

   而也正是在斯普劳特她们忙活的期间,斯内普忽然侧了侧头,随后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麦格教授,好像又有顽皮的小鬼……我是说,有学生跑出来了。”

   “嗯?”

   在一边戴面罩一边思考的麦格一听,这才也跟着仔细听了一下,结

   果果然就隔着舱门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从里头隐约传来。

   “我去看看吧!”弗立维摆了摆手道,“你们继续盯着,记得都要小心——谁也不能保证这会不会又海尔波那家伙的诡计。”

   说完他就随手拉开舱门走了进去,斯内普听得关门声响起,立马就跟着走上前去,用魔咒将门给重新封住了。

   “不能让雾气进去太多。”他随口解释道。

   没错,现在不管是从迷雾中那道窥视的意志上来说,还是从斯普劳特的飓风藻的角度来看,封门都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

   “等等。”

   忽然间,刚刚经斯内普的提醒而去仔细倾听的麦格好像又听到了什么别的声音似的,微闭着双眼道:

   “你们……还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

   “那些学生的说话声?”斯内普撇了撇嘴道。

   “不,不是船里面,是外面。”麦格侧耳听着,稍稍顿了顿,继而才又道,“好像……是水下有什么东西在嗡嗡地响……波莫娜,是你的那些海藻吗?”

   “我也不确定,”斯普劳特不禁也是一脸犹疑地道,“不过,它们要是在水里产生了一些气泡的话,我想应该是会发出一些声响来的。”

   然则,麦格的脸上却并没有因为这个回答而露出丝毫的释然。

   “似乎有点不太像是气泡。”

   fpzw